媒 · 体 · 服 · 务

陈粒“洄游”巡演杭州开唱 在真实的空间里还原虚无

发表时间:2019-06-26 19:05

从来都知道陈粒是擅长造梦的。她的歌里,那些需要细细咀嚼一番才能品出个中滋味的词句,在酒精般浓郁与晨雾般稀薄间游走的曲子,交付于她那把结合了空灵、魔幻与沧桑的嗓子,每一首都是个变化多端的幻境。即便身处闹市,只需戴上耳机,放一曲陈粒,便可隐隐有入梦的错觉,这便是陈粒与音乐共同呈现的奇妙官能体验了。

  但从没有想到,陈粒竟然通过自己的“洄游”演唱会,在真实的空间里,还原了那些虚无,而我就在台下与众人做了那同一场叫做“陈粒”的梦。

  这场梦,很大

  灯光暗下,“洄游”大幕拉开,两个大屏幕出现的视觉特效便已有开天辟地般的惊艳,山川海河、交缠破碎、生机乍现。一座约6米高的雕塑矗立在两块屏幕间,那些应是以陈粒的面孔与身躯为原型所造的群像,与视频特效如出一辙,也是交缠向上,仿佛石破惊天的神迹,唤醒了唱着仙意袅袅《第七日》而来的陈粒,她像是那座巨大雕塑的化形,柔软而精致。

  仅此一小段,我心中便已冒出了一个巨大的念头,这舞台,不便宜吧……

  事先已知演唱会是邀请了波兰跨媒体视觉艺术家完成的视觉设计,稍懂点儿行的人都知CGI之贵,更何况此番的特效一看便知是花了大心思,用山石自然等最实在的元素来构建最缥缈的灵气,应和着“洄游”的主题不断蜿蜒,甚至让人有种这画面会冲破屏幕蔓延包裹住整个场馆的错觉。

  杵在那里的巨型雕塑也在灯光的变换下仿佛拥有了喜怒,另有用电吉他的演奏方式来呈现二胡、用小提琴来配合唢呐等新奇的演奏和编曲方式。每一个细节都很明确的诉说着陈粒此次的“大手笔”。

  而实际的演出效果也确与这大手笔相衬。

  这个梦,很值

  整场演出,她的talking环节缥缈却简短,整整25首歌,她一首接一首唱下来,无论是萦绕着水墨风情的《山水人物》,还是俏皮却又丧气的《桥豆麻袋》,无论是散发出浓浓哥特风的《易燃易爆炸》,还是必然引起全场大合唱的《小半》,除了在《走马》时小小“走马”唱错了歌词,引来自己情不自禁可爱的一句“哎呀”之外,她的歌声早已将“民谣出身歌手live差”的疑问牢牢推到门外。

  是啊,陈粒,已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歌手了,她的表演,说简单点就是多变,说复杂点,就是专业却并不制式化,在动静两相宜中充满了洒脱的灵气。

  她既是可以在综艺节目上大谈自己感受的陈粒,却也仍然还是那个我们初初认识她时腼腆得更愿意用文字表达的陈粒。她既是那个唱起《情景剧》充满了drama风情的陈粒,却又还是那个在《蓝》里一遍遍唱着“绕过它”躲避一切的陈粒。

  她有太多的复杂面了,她的音乐总会让爱她某一面的人措手不及,也会让某些不很钟意她的人在某一时刻忽然就浅啜到了喜欢她的味道,就像很多最早用“民谣歌手”来定义她的人早已该哑口。

  这个梦,很长

  可她却还是那么不善言辞,几段Talking环节,我细碎地拾取到的知识点包括了:

  住在杭州的她,自己家距离本次演唱会的场馆不足10分钟的车程;

  那天她的母亲也到场了,她嬉笑打趣呐喊“妈妈爱你”的粉丝们可是要注点意;

  她虽然穿着华丽的裙子,但她说“穿什么样不会影响我是谁”;

  中间夹杂着粉丝们响彻场馆的高呼“我爱你!”,面对粉丝们高声的告白,她也是笑得诚挚温柔。

  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她说,自己像是来上夜班的。

  而她上班做的是什么?一如开头所说,我觉得,她是来造梦的,她是那夜最称职的造梦女工。

  第一段,她穿着厚重的华服立于“冰山”之上,背后是那座巨大的雕塑,她唱着《第七日》《泛灵》,直至《爱完不完》,场面端庄得像一尊随时准备显灵的神女。

  第二段,她化作一枚镂空的台灯,以疯癫的《情景剧》开唱,她在《怪不得》中翩翩起舞,故事归于缱绻的《我们存在一刹那的喜欢》,梦的情境活了,颜色缤纷了。

  第三段,她的背后仿佛长了一对翅膀,缓步游走,带着点丧,却又勇敢地唱着《易燃易爆炸》《历历万乡》,最终归于《小半》。

  每一个段落,都起于感慨,都归于感情,直至Encore环节,陈粒只穿着衬衣赤着脚抱着吉他在一片光海中唱着《光》,这大梦似被光刺醒,却又未醒,有一半的时间,我恨不得不眨眼地将每一个唱至忘情的陈粒收入眼中,而另一半的时间,又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忘情地摇晃起脑袋,在现实的虚拟中忘乎所以。

  这一整夜,像是梦游,似是呓语,造梦女工倒是在《奇妙能力歌》中下了班,可我到今天仍有些缓不过神来,张口仍是“有雾来,来得匆匆~”,闭眼仍常看得见那仿佛萤虫飞散的灯海。

  陈粒,用“洄游”奉献了一场沉浸式的体验。至此,今年的“洄游”已在杭州落下尾声,而来年,若她能洄游至你处,要我说,这位造梦女工,还是去见见,因为她亲手编的那场大梦,是值得一做的。